老家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168、169.道法天,天法地,地法我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木章】
  
  层次:真气心法
  
  需求1:【木章】全文
  
  需求2(前六层):3朵新鲜的木灵花,1朵孤露芩,1盒羽涅白夜木的根须,100坛灵花仙酿
  
  需求3(前六层):在木行之气浓郁的二阶灵气之地生活至少1年
  
  需求4(第九层):感受万物自然生长的意境,从中体悟天人合一之境
  
  需求5(第九层):在人间行医游历至少十年,成就世间第一神医,继而留下一部供后人学习的医道圣书
  
  需求6(大圆满):???(达到第九层后方可推演)
  
  白山默然地看完大能白妙婵新写的【木章】,然后放下。
  
  需求1,达成。
  
  他又去了众星拱月楼,然而,楼中只有“孤露芩”卖。
  
  至于新鲜的木灵花,则需要当场采摘,且极其难寻。
  
  而羽涅白夜木的根须,更是传说中的物品。
  
  白山又开始痛苦了。
  
  他觉得自己又没有“眼睛”了。
  
  长公主知道他许多许多秘密,可那些秘密其实都不曾伤筋动骨。
  
  什么是筋?骨?
  
  这筋骨就是“白山是青云仙宗的三代弟子,是绝世妖孽”。
  
  如果白山告诉长公主“他准备去灭了青云仙宗,可是他毫无胜算,他正在学习一旦被察觉就会引来大能的木章”,那么他实在想不到长公主有什么理由待在他身边。
  
  而且,他也不想让长公主面临这样的抉择。
  
  在左尘子被慑服后,他已经证实了“夺舍”之事。
  
  而“夺舍”的计划则在所谓的“圣人大宴”之后。
  
  什么时候,没人知道。
  
  可白山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也许根本不需要百年,而只是几十年
  
  幸运的是,在左尘子被慑服后,他拥有了自由的空间。
  
  无论他做什么,左尘子都只会把“他很安分”的消息汇报上去。
  
  然而,他所能做的事再度被卡住了。
  
  苦闷和焦躁化作一股股巨浪奔袭拍打在他心里。
  
  这些事,宋幽宁并不知道,也无法知道,她有了仙人夫君,便没心没肺地活着,小梅则是跟着她看着她,以防出意外。
  
  长公主常年在外,可即便不这样,她也与宋幽宁一样,对白山的核心秘密所知甚少。
  
  真能够了解白山心情的,只有白妙婵一人。
  
  可自从大能白妙婵苏醒之后,白山所熟悉的白妙婵就一直睡着。
  
  正因如此,白山也不再与这之同床共枕了,便是同处一室,也是大能睡在床上,他坐桌前,静静调息,度过一夜。
  
  于外人看来,这是夫妻同室,可实则却是两不相碰,真正如宾。
  
  白山不想去了解大能,也不想和大能有其他任何的交集,更不想去和大能产生感情。
  
  否则,都是对白妙婵的背叛。
  
  漫长的夜,总是煎熬。
  
  红烛燃尽
  
  白山在黑暗里苦思冥想着变强的方法,可一切归根到底都被资源和时间死死掐着“脖子”。
  
  “如果有更高境界的功法.”
  
  “如果我能变得更强.”
  
  白山忽地转身,看着床榻上躺着的大能,问:“睡了吗?”
  
  大能:Zzzz
  
  白山静默了下。
  
  大能:zzzZ
  
  白山回过头。
  
  过了会儿,大能也不知怎么回事,忽道:“你刚刚是不是叫我?”
  
  尽管这反射弧极长,但白山还是接上话题:“我想见她。”
  
  大能安静了下,然后道:“这一切发生的事对她来说都是真正的噩梦你确定她现在醒来能接受的了吗?”
  
  白山陷入了沉默。
  
  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不能。
  
  这世上有谁能接受自己只是一段记忆?哪怕这段记忆囊括了一生一世.
  
  大能道:“白山,等我们完成了我说的事,她就会回来,之后永远都不会消失。
  
  而且,你不也恨着这些仙人吗?
  
  这些仙人不也是在觊觎着你,还想夺舍你吗?
  
  你努力变强,去击败他们,这并不会违背你心愿。”
  
  白山道:“可我太弱了,我想要功法。”
  
  大能道:“除了【木经】之外,我的其他功法都还未记起.
  
  又或者.都忘了,否则倒是告诉你。”
  
  想着她又加了句:“时间太长了。”
  
  这句结束,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询问过左尘子,想知道灵婴境后期功法所在。
  
  但左尘子说,现在的修炼氛围和以前不同了,从灵婴境开始,所有的功法都被上面的师叔师祖们掌管着,若想翻看,都需得到他们的同意才行。
  
  而功法玄妙,其中多有观想图,便是有一笔一划产生差异,那也是练不成的.
  
  所以,想要修炼,必须拿着功法才行。
  
  这路子,算是断了。
  
  大能忽道:“白山,你若想要木行之力浓郁的二阶灵气之地,我倒是有办法。”
  
  白山静静看着她。
  
  大能道:“你找到一块僻静的三阶灵气之地,我就有办法了。”
  
  数日后。
  
  青云宗,寒云峰,三阶灵气之地。
  
  即便凤仙仙子离去了,这里依然空着而未敢安排新的弟子前来修行。
  
  白山与青云宗宗主说了声,这寒云峰就又归他了。
  
  随后,他腾云载着大能来到寒云峰上方。
  
  大能瞪着闪亮的眼睛细细看着此地,评点道:“可以。”
  
  白山正要停下,大能道:“找个隐蔽的地方,一会儿动静可能会比较大。”
  
  白山便载着大能,在寒云峰区域里来回巡弋,在经过一处峡谷时,白山落了过去,踏云低空游了一圈,问:“这里如何?”
  
  大能左右看了看。
  
  若以群山比迷宫,这峡谷定就是迷宫的深处了。
  
  周边层峦迭嶂,遮人视线,宛如深宫环环绕绕的千重黄墙。
  
  而不远处的瀑布轰隆声,则是更能提供天然的声音遮蔽。
  
  “就这儿吧。”大能做了决定。
  
  白山顺从地御云落下,站到原始森林般的灵气谷地里。
  
  两人踩在松软如屎的泥地上,没多久,却忽地生出一种踏入了某位当地霸主区域,而被盯上了的阴冷感。
  
  那阴冷感不停地变换位置,显然是从各处盯着两人。
  
  紧接着,贴地的“嘶嘶”声好像引线被点燃般,飞快地传来,越来越近。
  
  从高空俯瞰,却见一条藏在初春新草之间的巨蟒正飞快游动着。
  
  生在这灵气之地,巨蟒早就开了些灵智,而在吞噬了诸多周围的野兽后,它已称霸此处,没想到今日却来了两只两脚兽。
  
  巨蟒决定把两人吃掉。
  
  它越来越近,在看到那黑衣两脚兽后,便“嗖”地一声,如激射而起的黑色焦木,轰然射向白山,还在半空,那裹携着腥臭味儿和涎水的血盆大口就已张开,目标是黑衣两脚兽的头颅。
  
  可白山甚至没动,没看,没管。
  
  那距离他仅有半丈的巨蟒就忽地感到沉重的力量压了下来。
  
  它直接被压在了地上。
  
  它扭动身子想要挣扎,却纹丝不动。
  
  它越发愤怒,全身上下剧烈翻动,动的泥石簌簌,草汁乱溅,却怎么也起不了身。
  
  而它身上则是压着三个符纸人。
  
  首,身,尾各一个。
  
  符纸人虽是符纸所做,但其中却藏着恶鬼。
  
  恶鬼附体,身如金石,也可增重,这些都是常事。
  
  但巨蟒却是无比桀骜,挣扎个不停。
  
  白山神色平静,可符纸人却已经出手了。
  
  三个符纸人以粗暴之力直接把这蟒蛇撕成了三段,然后丢开。
  
  白妙婵看到这血腥的一幕,道:“你与我印象中的那个人,越来越不相同了。”
  
  白山道:“那个白山,灭不了仙宗。”
  
  白妙婵道:“那现在的你就可以么?
  
  你若想领悟【木章】,需得尤其注重心境.万物生长,自然而然,这才是【木章】所说的心境。”
  
  白山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远到峡谷的路边,然后抓了抓腰间的葫芦,拇指挑开塞子,开始饮酒。
  
  葫芦还是之前花晓霜她们做的。
  
  而之前为了在雷山象面前掩饰,他特意取了个带在身边。
  
  可没想到,现在竟真的想去用上。
  
  他觉得这世上,除了力量,其余的一切事都已不重要,也不值得再去细看细想。
  
  可他总忍不住去看,去想。
  
  那不如饮酒。
  
  用烈酒去遗忘。
  
  然后记住最重要的一点————力量。
  
  他只要力量!
  
  只有有了力量,才能改变一切。
  
  在改变之前,他什么都不该去想,什么都不该去看。
  
  白妙婵看着那玄袍的男人站在春风里喝酒,随后就收回视线,从芥子袋里取了个小铁锹开始挖土。
  
  待到挖出一个小泥坑了,她把之前得到的那根小木段取了出来,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栽入了泥土里,又用铁锹把泥铲回,盖了盖实。
  
  “白山!”大能抬起娇美的脸庞,忽地喊道,“我大概了解你的想法,可是修行【木章】真的需要一种自然平和的心气,你现在的状态是不行的。”
  
  白山没答这个,而是道:“你把这冻了不知多少年的木段栽入泥里,是想着这棵神木能够改善这里的环境,使得这里充满木行之气么?”
  
  大能道:“是。”
  
  白山道:“你不觉得这样太慢.”
  
  话音还未落下,忽地他感到天地之间的灵气产生了恐怖的流动。
  
  他迅速回头,却看到以大能所在为中心,周边的一切灵雾都在旋转,
  
  虚空里漂流的灵泉潺潺,灵花落涟漪,灵果随风流,
  
  一切的一切好像被玄奇的力量牵引着,拉扯着,呼啸着,奔腾着往此处钻来,涌向那木段。
  
  而那被冻了不知多少年的木段的表面则开始“窸窸窣窣”地动了起来,枯木逢春,一根根嫩芽儿生发而出,便是主杆的树身也开始变高。
  
  可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白山感到自己脚下的泥土里好像有许多树根在疯狂地游窜,那些树根极长极粗,正往四面八方钻去。
  
  这动静,远胜过地面,甚至给人一种这树其实是往地下长的感觉。
  
  如此,地动山摇,良久,才恢复了平静。
  
  白山侧目,环顾四周,却是又诧异了下。
  
  满山的灵果竟然消失了!
  
  而灵果则是三阶灵气之地的象征。
  
  换句话说,这三阶灵气之地竟被降到了二阶灵气之地!
  
  一切的原因就是那一小截木段。
  
  紧接着,他感到这峡谷里的灵气氛围变了,氤氲的碧绿雾气浮动于空气,而这峡谷里的一切植物都开始了疯狂的生长和变异,画面宛如“植物末日”里的浩劫。
  
  大能道:“这里的环境已经足够伱修行了。”
  
  白山震惊了一会儿,平复下来,应了声:“好。”
  
  他也不多说,更不多问,而是直接寻了出大石头,盘膝闭目,开始修炼【木章】。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大能见他这般,也不多睬他,而是站在那新长的玄妙之树旁,抬手摸了摸树身,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事实上,这人间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鲜的。
  
  就好像活在无数年前的人,每隔数百年,才能睁眼看一次这个世界,虽说从每一世的记忆里得到了许多关于这个世界的消息,但终究没有亲眼见过。
  
  现在,她却真真实实地站在这大地上。
  
  而这一次,如果她失败了,那么.她就没有下一世了。
  
  因为她会随着白山的战败或战死而暴露,继而.生不如死。
  
  所以,她越发担心白山对于【木章】意境的感悟。
  
  毕竟,意境之说,玄之又玄。
  
  并不是说你实力强大,就一定能感悟出其中的意境。
  
  【木章】意境讲究自然而然,天人合一可白山现在这样子,却让她不得不担心。
  
  这不是“自然”.
  
  而是,“强求”.
  
  自然,是水到渠成。
  
  强求,是执而不放。
  
  那个男人,就是在执着,就是在强求。
  
  他心里没有风轻云淡,有的是烈火和风暴。
  
  可看到白山在安静地修炼,大能也不打扰,决定之后再说,此时坐在树下,靠在这“野蛮生长的植物浩劫”的中心,闭目小憩。
  
  阳光落照在她娇美的脸、干净的裙、雪白的腿上,艳丽的不可方物,却又脆弱的像一摔就碎的冰娃娃。
  
  天色入暮。
  
  白山留下了符纸人,辅助着守在寒云峰的峡谷,然后载着小肚子“咕咕”响的大能返回宋府。
  
  然后,他也不吃饭,就往嘴里塞了颗辟谷丹,就要走开。
  
  大能见周围没人,就直接从后拉着他。
  
  白山身子顿了顿,问:“您有什么吩咐?”
  
  大能被呛地说不出话来。
  
  白山轻轻地摘下她的手,往外走去。
  
  大能喊着,叮嘱道:“心平气和,记得心平气和~~”
  
  白山道:“我若破不了【木章】的意境,把头给你。”
  
  大能愣了下,更加不放心了,“要不我给你配一剂宁神的”
  
  话音还未落下,她却又自己断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心乱了吃一剂宁神的药,那就恢复如常了。
  
  可对于修行者来说,心境讲究的是“自然”,绝不能通过外物来乱拨正,否则后患无穷。
  
  一时,她也没办法。
  
  白山道:“你去吃吧,别饿坏了这身子。”
  
  大能听出了他话语里的“这”字。
  
  再看时,却见白山已经走出了屋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