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49章 回乡

第49章 回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过片刻的功夫,豆大的雨滴便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季乐水和林半夏拔腿就跑,等跑到楼梯口的时候,两人都沉了落汤鸡的模样。季乐水哭笑不得,说大佬果然厉害,连要下雨了都知道,可惜两人还是溜的慢了点,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两人浑身上下都是水。
  
  林半夏感叹了一声,说:“走吧,正好回去洗澡。”
  
  到家后,林半夏瞧见小窟还坐在沙发上,他们出去时,此时就是什么样。电视里还在播放小猪佩奇,它摇晃着自己细细的腿骨,看的津津有味。林半夏走过去,摸了摸它光滑的后脑勺,道:“都看了一天了,还看不腻啊?”
  
  小窟摇摇头,表示完全不腻。
  
  林半夏忍不住露出笑容,总感觉自己好像养了个小乖崽子。他拿了换洗的衣物,去洗了个澡,出来时听到风声越来越大,便走到阳台边上,想检查一下窗户有没有关紧。窗外风声萧萧,裹挟着大雨席卷了整个世界,薄薄玻璃好像快要撑不住一般,不住的的吱嘎作响。林半夏朝着楼下看了一眼,竟是看到宋轻罗站在楼下空旷的地方,正在和人说着什么。他对面那人穿着雨衣,看不太清楚脸,但隐约能感觉到,两人间的气氛有些不妙。
  
  林半夏知道宋轻罗讨厌水,可此时的他浑身湿透了,也没有去其他地方避避雨的意思。林半夏看着有点担心,返身回了屋子里,抓了把雨伞,咚咚咚跑进了电梯里。
  
  下楼后,林半夏举着伞冲进雨幕里,很快便找到了不远处的宋轻罗和他对面站着男人。
  
  “哝。”知道两人肯定是在谈事情,林半夏没敢多说什么,干脆利落的把手里的两把伞递了出去,宋轻罗看见林半夏微微一愣,但还是受了林半夏的好意,接过了那把黑色的伞。站在宋轻罗对面的人没伸手,扭过头看了林半夏一眼,:“不用,谢谢。”
  
  “要不进去说吧?这外面的雨这么大——”林半夏叫道。
  
  “不用,我们已经谈完了。”那人道,他说完,转身就消失在了雨幕里。
  
  宋轻罗站在原地看着他,神情看起来有些冷漠。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黑色的发丝贴着脸颊,更显得脸色如同纸张一样惨白,雨水太大,连带着睫毛上也挂上了雨滴,他眨了眨眼睛,雨滴便落了下来,乍看上去,竟是像一滴泪水。可这滴温柔的泪水,却和他冷漠的表情,那般格格不入。
  
  “回去了。”宋轻罗轻声。
  
  林半夏跟在他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电梯里的气氛有些沉寂,林半夏正在纠结要怎么打破尴尬,宋轻罗却先开口了,他说:“47777号的异端之物,应力释放的时候失控了,死了三个监视者。”
  
  林半夏一愣:“失控了?”
  
  “嗯。”宋轻罗说。
  
  林半夏说:“需要你过去?”
  
  “暂时不用。”宋轻罗道,“他们还在尝试别的方法,如果失效,就会很麻烦。”
  
  林半夏道:“47777号是什么?”
  
  宋轻罗看了林半夏一眼,轻声道:“是一个梦。”
  
  林半夏愣住,露出疑惑之色。
  
  但宋轻罗并没有打算详细的解释,从他凝重的表情来看,这东西似乎比他说的还要麻烦,也不知是因为之前的伤没好全,还是淋了雨,宋轻罗出电梯门时,脚下踉跄了一步,还好林半夏伸手把他扶住了:“你没事吧?”
  
  宋轻罗:“……没事。”
  
  他说着没事,却完全不像没事的样子,林半夏感到他手上一点温度都没有,冰冷的像个死人。林半夏抿了抿唇,道:“先回去洗个澡,把湿衣服换下来吧。”
  
  宋轻罗点点头。
  
  宋轻罗洗澡的时候,林半夏就在外面等着,他注意到,原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窟从沙发上跳了下来,也不看看小猪佩奇了,一个劲的朝着浴室支脑袋,似乎有些担心宋轻罗。
  
  林半夏摸摸它的脑袋,安抚着它的情绪。
  
  宋轻罗进去的快,出来的也快,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林半夏看到了他露出的肌理分明的腹肌,上次在俄罗斯落下的那条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依旧能看到一条隐隐约约的红线贯穿其中,乍看上去,实在有些碍眼。他揉着自己的湿润的黑发,半垂着眼眸走到了沙发上坐下,侧过头,看了眼窗外瓢泼大雨,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林半夏把吹风机递到了他的面前。
  
  “事情很严重吗?”林半夏问。
  
  “还好。”宋轻罗道。
  
  林半夏道:“刚才那个……也是监视者?看起来好年轻啊。”现在想来,那人的脸过分年轻一些,而且个子也不高,不仔细看,大概会觉得他还是个高中生。
  
  “他脸长的小。”宋轻罗没什么精神。
  
  林半夏见他不舒服,没好意思再打扰他,抬手把电视机关了,又从屋子里拿了毯子搭在他身上,说:“你睡一会儿吧。”
  
  宋轻罗道:“头发还没干。”他不喜欢水,更不喜欢湿漉漉的头发,可是把手插到湿漉漉的头发里吹干,好像也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事,于是坐在沙发上,瞅着眼前的吹风机,半晌没动。
  
  这模样,倒是把林半夏看笑了,在他面前,宋轻罗向来都是靠谱的代名词,似乎只有遇到水的时候,他才会露出幼稚的一面。林半夏道:“不然我给你吹吹?”
  
  宋轻罗抬头看了他一眼,居然同意了:“好。”说着把脑袋偏了过来。
  
  林半夏走到宋轻罗身边,拿起吹风机便开始帮他吹头发,宋轻罗的头发略微有些长,手感如丝绸一般顺滑。这还是林半夏第一次给人吹头发,动作非常小心,怕扯痛了宋轻罗。
  
  宋轻罗的神情放松了下来,眼睛也慢慢闭上了。
  
  林半夏吹到一半,便听到宋轻罗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均匀,竟是好像就这样睡着了。他赶紧加快了动作,把剩下的头发吹干后,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沙发。
  
  宋轻罗靠着沙发,睡的酣熟。
  
  林半夏看着他的睡颜,却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他父母去的早,从小几乎就没有什么家庭的观念,更不可能享受到家庭的温情。而朋友的关系就算再好,也没办法代替家人的位置。如果没有妹妹,林半夏可能根本没办法活到现在,那些晦涩的记忆太折磨人,他索性忘了个干净,连带着妹妹的模样,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夜渐渐深了,雨却没有停,但没关系,第二天,太阳照常会升起。
  
  虽然有了一小点的插曲,但林半夏回老家的事,还是按照计划提到了行程上。他提前几天买了车票,又准备好了行李,带着宋轻罗就这么出发了。
  
  或许是近乡情怯,上了火车之后林半夏就有点紧张,在位置上坐立不安。老家地势偏远,没有飞机,只通了火车,他们得在车上坐上一天一夜,之后再转乘到县城的大巴。
  
  宋轻罗问道:“你多久没回去了?”
  
  林半夏说:“出来读大学就没回去了,如果要硬算的话,高中就几乎没有回家……”
  
  宋轻罗哦了声。
  
  “我爸妈是出车祸的走的,家里没什么亲戚,就只有一个姑姑,”林半夏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没办法,他们只能接下了我这个包袱,其实我也理解他们,那时候谁家都不富裕,突然多一个孩子,总归是负担。”
  
  宋轻罗道:“他们对你不好吧?”
  
  林半夏笑了笑:“不算太好,打打骂骂的,都是家常便饭,我也习惯了。”他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露出无奈的神色。
  
  宋轻罗的目光停留在了林半夏的发丝上,之前,他一直以为林半夏是染过头发的,但是后来询问了才发现林半夏并没有染过发色,而是天生发色比寻常人偏浅一些。这种情况宋轻罗只在一些营养不良的小孩身上见过,他的眉头为不可见的皱了皱。
  
  林半夏的注意力在别的地方,没注意到宋轻罗表情的变化,他继续说着以前的事:“其实那时候的记忆也记不太清楚了,就是觉得饿。”他揉了揉肚子,笑着说,“那岁数的小孩子都馋,就没吃饱过似得。”
  
  宋轻罗抿着唇没说话。
  
  “我姑姑有个儿子,有个女儿,女儿就是我表妹。”林半夏说,“但是那时候还在计划生育,所以女儿干脆送到了别人家养着,等到大了再认回来,可能是因为这个吧,他们都不太喜欢我妹妹。”
  
  宋轻罗说:“你妹妹叫什么名字?”
  
  林半夏道:“叫何小花。”
  
  宋轻罗:“挺可爱的名字。”
  
  林半夏却没笑:“他们说贱名字好养活嘛……随便取了一个。”他放下手机,打了个哈欠,“我有点困,先睡会儿。”
  
  宋轻罗说好。
  
  夜深了,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却没有停下,林半夏做了一个梦,梦到他回到了记忆中的家乡。家乡里,到处都是阡陌纵横的小道,水田的田坎上,长着茂盛的花草。他牵着一个看不清楚面容的女孩,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身后突然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转过头,却只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黑色的影子慢慢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他正打算问出你是谁这句话,却看到黑色的影子里伸出了一双手,重重的推了他一把。
  
  他脚下踉跄,身体歪斜眼见就要掉下旁边的水田,被他牵着的妹妹努力伸手想要拉住他,他还来不及高兴,却发现妹妹的手,变成了光秃秃的骨头。
  
  “啊!!”从梦境里突然醒来,林半夏看到了宋轻罗近在咫尺的脸,他粗重的喘息着,满脸都是冷汗,甚至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宋轻罗问道:“你没事吧?”
  
  “没、没事。”林半夏抬手,抹了一把脸。
  
  “梦到什么糟糕的事了?”宋轻罗问。
  
  林半夏说:“……嗯。”
  
  宋轻罗沉默片刻,忽的道:“你还记得,我们初见时,给你闻的那种香水吗?”
  
  林半夏说:“香水?就是第一和李稣见面的时候,他带来的那个?”
  
  “嗯。”宋轻罗时候,“那款香水,也是异端之物。”
  
  林半夏愣了愣,没明白这时候宋轻罗突然提起香水做什么。
  
  宋轻罗道:“它的作用,是让你想起,记忆里最美好的改变……”他说的很慢,也很轻,“但是当时,你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对劲,你还记得,你当时想起了什么吗?”
  
  最美好的改变?林半夏想,虽然他不记得嗅到香水时,他到底想起了什么,但他依稀有印象,似乎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可既然不是愉快的经历,他又为什么会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改变?怎么想,都觉得是错误的逻辑吧?!
  
  林半夏想不通:“不记得了,可是最美好的改变,应该也是美好的吧?”
  
  宋轻罗道:“通常是的。”
  
  林半夏:“通常?”
  
  宋轻罗说:“有一些例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