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51章 妹妹 二

第51章 妹妹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姑父的这一句话,让林半夏的愤怒达到了极致,他吼道:“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小花死了?不知道和我一起玩的是什么东西??你为了敷衍我,居然能说出这样的鬼话??”
  
  “我……我没有在敷衍你!!”姑父大声的叫着,“我没有敷衍你——她早就死了!!”
  
  “好,你说小花死了,那总该有墓吧?”林半夏冷笑起来,“你能说出她的墓地在哪儿?!”
  
  姑父道:“墓……墓……墓碑就是在黑松山公墓那边,和你的父母葬在一起的……她真的死了……”他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小,一副底气不足的模样。
  
  以林半夏对自己自己这个亲戚的了解,哪里肯信他的鬼话,他冷笑道:“你非要说她死了?明明你也见过她,还和她说过话——”
  
  谁知他刚说到这个,姑父浑身上下就微微抖动起来,嘴唇蠕动半晌,也没有吭声。任由林半夏怎么继续质问,都不肯再开口。
  
  宋轻罗担心林半夏情绪越来越激动,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低声道:“半夏,你先冷静一点。”
  
  林半夏瞪着因为愤怒变得通红的眼眶,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他听了宋轻罗的话,松开了对姑父的钳制。
  
  “你也说她死了对吧?”林半夏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对,她早就死了!”何天磊叫道。
  
  “那为什么我清楚的记得,我和她一起玩的事情。”林半夏盯着姑父的眼睛,“她还和我们住在一起,你甚至打过他打过她?”
  
  他说完这话,姑父的脸色却更加难看,林半夏看到他眼神里几乎快要溢出的浓郁恐惧,就好像林半夏说的这些平平无奇的日常,是什么极度恐怖的事一样。
  
  “你说啊。”林半夏咬牙切齿。
  
  林半夏的一系列问题,却是刺激到了旁边站着的何天磊,他大吼一声:“问问问,你就知道问,你小时候自己什么样子,自己不清楚吗?!”
  
  林半夏阴冷笑着反问:“我小时候什么样?”
  
  何天磊说,:“瘦的跟个猴子似得,让人看了就讨厌——真该弄死你!!”
  
  林半夏道:“难道你没有想过弄死我?”
  
  经过何天磊的提醒,以前模糊的记忆此时倒是清晰了不少,只是这些记忆并不让人感到愉快,林半夏清楚的记起来,自己幼时经常被何天磊欺负,一天最多吃一顿饭,还是那种家里准备倒掉的剩下剩饭。林半夏整天都饿着,又瘦又小像只可怜的猴子,有时候邻居都看不下去了,会偷偷的给他一些食物,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当着何天磊的面吃,因为那个横行霸道的小孩,会把他的食物抢过去,当做垃圾一样踩在脚下。
  
  林半夏的姑姑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干了些什么,但她浑然不在意,毕竟那时的林半夏在她的眼里,只是一个让人厌烦的负担,少吃一顿饭反正又没什么影响。
  
  何天磊被林半夏一激,又想要上前和林半夏动手,可奈何身边站了个宋轻罗,宋轻罗冷冷瞪了他一眼,他停住了动作,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就算我想,我也没那么做吧!”
  
  林半夏道:“没这么做?你只是没成功罢了。”他厌烦了和这两个人纠缠,“你们如果不打算告诉我小花到底在哪儿,这五十万,就不要想了。”
  
  姑父听到五十万,再次妥协了,他小声道:“半夏啊,她真的……已经没了。”
  
  林半夏冷笑起来,伸手就把银行卡重新塞回了自己的口袋,拉着宋轻罗转身便要离开。看见他是来真的,姑父彻底急了,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袖,哑声道:“好,好,你不就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这样吗?我告诉你,我通通告诉你——”
  
  他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林半夏,你记得吗?有段时间,你特别喜欢自言自语。”
  
  林半夏没应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等他继续说。
  
  “我们起初以为你只是脑子有点问题。”姑父讪讪的笑着,“但是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家里多了个奇怪的小姑娘。”
  
  即便时间已经过去了许多年,可在提到这个小姑娘的时候,姑父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我开始以为她是谁家的孩子,可谁知道你居然管她叫小花,我当时就生气了,想要……想要教育你一下,就提着木棍撵着你和小姑娘出了门,谁知道,你们两个跑上了后山,就这么找不到了。”
  
  林半夏皱着眉头,他不记得姑父说的故事,却依稀记得,后山的模样。
  
  他们这里群山环绕,后山到处都是水田,夏天的时候,水田里便会有许许多多的小鱼小虾,林半夏水性好,经常下河捞鱼,把鱼捞上来之后,就简单的清理一下,用火烤了吃。虽然肉不多,但是垫垫肚子也是好的。被姑父赶出家门,对于林半夏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所以不记得这件事,似乎也是正常的。
  
  “然后呢?”林半夏说,“就因为这个?你们就特别的害怕?”
  
  “当然还有后续。”姑父小声道,“之后,家里就出现了奇怪的事,有一天打开柜子,居然看见那个小姑娘蹲在家里的橱柜里,我当时吓了一大跳,伸手就想把她拉出来,可是手刚抓住她的手臂……我就发现……”
  
  林半夏道:“发现什么?”
  
  “发现她根本不是人。”姑父说到这里,几乎满脸都是汗水,他一个劲的用手巾擦着额头,“我根本拉不动她,她就蹲在里头看着我,眼珠子白森森的,完全不像是活人。我被吓到了,把碗柜直接关上了,过了一会儿,再次打开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林半夏用古怪的眼神盯着姑父:“你确定是看到了小姑娘,不是看到了什么别的东西?”
  
  姑父道:“当、当然了,这事情我记得太清楚了,之后,她就好像住在了家里一样,你姑姑见过,天磊也见过……简直阴魂不散……”
  
  林半夏道:“柜子里的小姑娘?”他刚才激烈的语气终于平静下来,好像又变回了平日里那个冷静的林半夏,可是下一句说出的话,却让宋轻罗皱起了眉头。
  
  林半夏说:“你确定自己没记错?被关在柜子里的人,不应该是我吗?”
  
  姑父表情瞬间尴尬起来,小时候,林半夏就是家里的出气筒,只要有人不顺心了,都能在他身上出气。姑父喜欢揍人,而姑姑则很少对林半夏动手。但这并不是因为她舍不得,而是她有别的处罚林半夏的方法——把他关进黑漆漆的橱柜里。
  
  橱柜又矮又小,就算是林半夏,也只能蹲在里头,柜子外面上了锁,他怎么推也推不开。
  
  他起初还会哭和哀求,后来眼泪流干了,就只会瞪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木然的盯着前方。姑姑如果气消的快,大约几个小时就会把他放出去,如果慢,那就不知道要多久了。林半夏隐约记得,最长的一次好像是被关了整整一天,被人从橱柜里拖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虚脱了,但他命硬,有人给他随便塞了点食物,他就又活了过来。
  
  橱柜这个东西,就是林半夏幼年时的噩梦,因而他并不喜欢黑暗狭窄的地方。但万幸的是,他所有幼年的记忆都很模糊,所以倒也没有对他平时的生活产生太大的影响。
  
  林半夏的问话,让姑父一时间无法回答,他嗫嚅两句,对着林半夏说了声抱歉。可惜这一声抱歉毫无意义。
  
  他们说的话,林半夏一句也不信。
  
  “我知道你们不会说实话了。”林半夏对他们失去了耐心,“我会自己弄清楚的,再见。”
  
  “林半夏,林半夏——”姑父见状急了,想要伸手抓住林半夏,“我们没有骗你,我们说的都是真的——那个女孩,真的不是你妹妹,你的妹妹,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林半夏冷笑着,“就算她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已经死了,也不会是病死的,你们家那些龌龊事,我还不清楚吗?”
  
  姑父脸色很不好看:“就算你不信我,那我们也把你养到这么大了,那钱……”
  
  林半夏微笑:“钱?”他重新掏出了银行卡,在姑父渴望的眼神里,手指微微用力,脆弱的银行卡便在他的手心里咔嚓一声折断成了两半,“不好意思,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他抹了一把脸,转身就走,姑父还想拦住他,却被宋轻罗阻止了。
  
  林半夏出了病房,一路往下,直到走到了医院的下面的花坛旁边才停下脚步。他蹲了下来,用双臂遮住了自己的脸。
  
  宋轻罗站在林半夏的身后,没有说话。
  
  “怎么会这样啊?”林半夏声音闷闷的,“我一点也不信他们的话,小花怎么可能是假的,明明所有人都认识她……明明他还对小花动过手,他怎么能胡乱编造出这些话来?”
  
  宋轻罗知道他的情绪很糟糕,想了想,半蹲下来,往林半夏的手心里塞了一颗可乐味的糖,又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林半夏捏着糖,哑声道:“我要去小花的墓看看……”他站起来,强迫自己打起了精神,“你陪我一起吗?”
  
  宋轻罗说:“当然。”
  
  林半夏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从医院出来之后,林半夏便坐上了去最近的黑松山公墓的公交车。镇子上的人不多,又四面环山,死去的人几乎都埋在同一个地方。姑姑曾经提起过,林半夏的父母也埋在那里,只是因为林半夏年纪小,几乎从未去祭拜过。
  
  此时正值中午,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坐在没有空调的公交车上,林半夏只觉得闷的厉害,他把窗户降下大半,让风吹在自己的脸上,想要凉快一点。可奈何风也是热的,让他的心情越发的烦躁。
  
  万幸的是公墓离镇子上不算远,三十分钟的车程就到了。
  
  从车上下来后,走过一条长长的种满了高大松树的小道,林半夏到墓地管理处询问情况。管理处的人看了林半夏的身份证,很快找到了他父母安葬的地方,但在听到何小花这个名之后却表示公墓里根本没有这个人。
  
  林半夏闻言心中一喜:“没有?”
  
  “对啊,没有。”管理人员道,“你是不是记错名字了?”
  
  “没有,是我的妹妹。”林半夏含糊道,“我姑父说她很小的时候就没了,我就想顺便……”
  
  “很小的时候?多小啊?”管理人员问。
  
  “还没到一岁吧。”林半夏回答。
  
  “一岁?”管理人员犹豫片刻,压低声音道,“多久以前的事了?”
  
  林半夏说:“二十几年了吧……怎么了?”
  
  管理人员说:“本地以前有风俗的,不满周岁的小孩都不能入墓地,说是入了对整个家里都不好,一般情况下都是随便找个山包包埋了……当然,这些是以前的封建规矩,现在都讲科学了,二十几年前,肯定不会埋到墓地里的。。”
  
  林半夏一听,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他对管理人员道了声谢,又在旁边买了些鲜花香烛之类的东西,打算先去看看自己的父母。
  
  蜿蜒的小道两旁,全是形状相同的墓碑,林半夏按照数字一路往下,终于在某个偏僻的角落,看到了一方荒凉的坟茔。
  
  和周遭的坟茔格格不入,这墓地上面布满了杂草,也没有祭拜的痕迹,青石板做成的墓碑已经被绿色的蕨类布满,显得荒凉极了。林半夏从口袋里掏出了纸巾,弯下腰仔仔细细的把墓碑清理了一遍,宋轻罗半蹲下来,拔掉了旁边的杂草,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沉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