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54章 妹妹 完

第54章 妹妹 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林半夏有记忆的时候开始,他的字典里,就无法理解家人这个词。早亡的父母,刻薄的姑姑,暴躁的姑父,还有时时刻刻想方设法欺负他的弟弟,家这个词,对于林半夏而言遥远又陌生,直到,小花的到来。
  
  那时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小花和正常的人的与众不同,他只知道,她是家中唯一一个可以给予他温暖的人,她陪伴着他,无论身边发生什么事,下一刻打开柜子时,小花都在里面。
  
  “我在呢。”小花小小一个,正如她的名字,是一个纤细瘦弱的如同野花般的女孩,她是林半夏幼年时记忆里唯一的温暖。
  
  也正因如此,在从姑父的口中得知小花不是人类的那一刻,林半夏的内心哀伤至极,他甚至害怕,那些被他当做温暖汲取的记忆是假的,他心心念念的妹妹,根本不存在。
  
  这些担忧,在此时看到小花脸上的笑容时,全都化作了泡影,他离开了宋轻罗的怀抱,伸出手重重的抱住了她,就像抱着小时候无助的自己那样——他知道曾经的自己多么渴望这样一个用尽全力的怀抱,只可惜从未得到过。
  
  小花带着笑容,怜惜的摸了摸林半夏的脑袋,她道:“好了,他来了,你该和他一起走了。”
  
  “你呢?”林半夏道,“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何小花迟疑道:“我不知道可不可以……”
  
  “可以的,可以的。”林半夏哪里舍得把他心爱的妹妹留在这里,一想到小花要一个人和这些东西待在一起,他就慌的要命,“你一定可以和我们一起走的。”他又扭头看向宋轻罗,神情里带了些哀求的味道,“轻罗,轻罗,可不可以带着妹妹,我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儿。”
  
  宋轻罗蹲在林半夏的身后,看着林半夏脸上露出少见的模样。在他的记忆里,林半夏的性情温和,情绪平日里几乎毫无波动,从未露出如此哀愁的神情,更可况此时的林半夏还是小小一只,黑色的大眼睛里溢满了泪水,看起来可怜又可爱。他低下头,忽的想开个玩笑:“我帮你带走她,你拿什么报答我?”
  
  林半夏愣了愣,小声道:“可我什么都没有……”他想了想,声音更小了,“我银行卡里还有钱,都给你可以吗?”
  
  “虽然没有很多,但是我还可以赚。”林半夏小声说,“以后赚的钱,都给你。”他说完这话,难过极了,含在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就这么流了出来,小脸委屈的红彤彤的,一个劲的哽咽。
  
  瞧见自己不小心把小孩儿欺负哭了,宋轻罗有点慌:“我就开个玩笑,别哭了。”
  
  林半夏抽泣着:“求求你了,你只要帮我带走小花,我什么都答应你,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宋轻罗瞧见他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都化了,哪里舍得继续打趣他,摸摸林半夏软软的头发,又掏出纸巾来细细的帮他擦干净了泪水,道:“好,不过我也不确定,能不能成功,只是尝试一下。”
  
  林半夏连忙点头。
  
  宋轻罗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另外一只手套,慢慢的戴在了手上。林半夏牵着小花的手,怕她担心,便小声的安慰起来,说你不要害怕,宋轻罗可厉害了。
  
  小花弯着眼角,细声细气的说好,又点了点头,脑袋后头的两个小小的羊角辫一摇一晃,看起来那般可爱。
  
  两个小东西用小心翼翼的眼神瞧着自己,宋轻罗的神情也不由得温和了许多,他戴好手套后,又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箱子,箱子不过拳头大小,但颜色形状,和林半夏见过的那些一模一样。
  
  经历过几次任务,林半夏也知道那个箱子是用来做什么的,看见宋轻罗拿出来,又变得有点紧张,牵着小花的手瞪着眼睛,小声道:“宋轻罗,你……你不会是要把小花……”
  
  宋轻罗抬头看了他一眼:“把小花怎么样?”
  
  “把……小花交给那些人?”林半夏这才想起了宋轻罗的工作好像就是抓这些东西,虽然他不知道小花是怎么来的,怎么看她也不正常的人类,被宋轻罗抓去之后,会不会像那些异端之物一样被实验?林半夏顿时有点害怕,眼神越发的可怜。
  
  宋轻罗被他这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眼神逗笑了,他道:“别怕,这是你和我的秘密。”他像哄小孩那样,做了个嘘的手势,“不告诉别人。”
  
  林半夏这才放了心。
  
  宋轻罗把箱子打开,递到了小花的面前,看向她:“能进去吗?”那箱子那么小,正常人肯定是进不去的,但以林半夏对小花的了解,应该没什么问题。
  
  小花见到箱子,却露出些迟疑:“我……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离开。”
  
  林半夏茫然道:“什么意思?”
  
  何小花看了林半夏一眼,微微咬着下唇,却没有解释。
  
  宋轻罗轻声道:“没关系,我在呢,虽然不知道可不可以,试试总归没错。”
  
  何小花还是有些犹豫,林半夏哀求道:“小花,你不走我也不会走的,我当初离开这里就是个错误,我怎么能再把你一个人,丢在这种地方。”
  
  那些黑影,那个女人,林半夏不敢去想,何小花在这个世界里,被杀掉了多少次。
  
  “好。”何小花到底是禁不住林半夏的哀求,同意了。
  
  宋轻罗把小小的箱子递到了她的面前,她松开林半夏的手之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林半夏一番,像是要把小小的林半夏的模样,牢牢的记在自己心头,她松开了被林半夏牵着的手,对着他露出招牌式的灿烂笑容:“夏夏特别特别好,我特别特别喜欢夏夏。”
  
  林半夏重重的点头,看着何小花对着箱子伸出了手,她的手一触碰到箱子,整个人瞬间就化作了一团黑色的阴影,接着不见了踪迹,宋轻罗的手指轻轻扣住了箱子的锁,把箱子重新锁住了。
  
  然而何小花消失的下一刻,周遭的空间便瞬间扭曲起来,好像在大火中融化的塑料一般,整个世界开始剧烈的震动,扭曲的空间里,源源不断的响起了些那被林半夏丢在了记忆深处的咒骂。
  
  “林半夏你怎么还不死,你快点去死吧跟着你那短命的父母!”
  
  “瘦的跟只猴子似得,看见就讨厌,快滚开,不然老子踹死你!”
  
  “想吃饭?你是想得美,滚出去,这饭就算喂了狗,也不会给你吃一口——”
  
  那些林半夏以为自己已经遗忘的记忆,全部蜂拥而至,占据了他所有的意识,他看见了黑暗里,突然间亮起无数盏灯火,灯火之后冒出了密密麻麻的黑影,他看到了数不清的恐怖的女人出现在了门外,像蚁群一般,面色狰狞的朝着他走来。
  
  黑暗的橱柜里,可怜的孩子终于被折磨到奄奄一息,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死去的刹那,他感到了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离去,渐渐的化作了眼前带着灿烂笑容的女孩,女孩长着何小花的脸,脸上带着他不曾有过的灿烂笑容。
  
  “有了我,夏夏就不用害怕了。”小女孩温柔的抱着他,像母亲一般抚慰着气息微弱的林半夏,“没人能再伤害你。”
  
  她的话成真了。
  
  至此,名为恐惧的情绪离他越来越远,他再也不怕了。
  
  只是当许多年后,他离开了这个伤害他至深的地方,关于小花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但他永远都记得,他得回来接走这个可爱的姑娘,他很穷,所以要努力的赚钱,赚好多好多的钱,即便是干别人都不愿意做的工作,也在所不惜。
  
  等他有了钱,就能买一间大大的房子,那间房子,就是他和小花的家——他渴望了许久,却从未得到的地方。
  
  此时两人再次相见,林半夏终于能牵起小花的手,对她说一声:“我带你回家。”
  
  可怖的画面和声音,侵袭了林半夏的灵魂,他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见,身体好像落入了冰冷的海水里,动弹不得,只能不由自主的下沉,下沉。直到他的身体,被一双手轻轻的抱住。
  
  “别怕。”有人在说话。
  
  林半夏动弹不得,整个人都好像被黑影笼罩着,在这无边的黑暗里,那个声音是如此的清晰。
  
  温暖的怀抱里,带着太阳的气息,“我会把你们带出去的——”那人说。
  
  视野里的画面出现了变化,恶毒的咒骂声,变成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朦胧中,林半夏看到形容可怖的女人们,一个个倒在了地上,黑暗开始崩塌,凄厉的惨叫,也渐渐消失。
  
  世界再次安静下来,林半夏感觉自己如同一个在母体里的婴儿,只余下无边无际的宁静。
  
  嘎吱一声,是橱柜门打开的声音。
  
  这个声音是林半夏幼年时的噩梦,无论他听多少次,身体也会不由自主的颤抖。但或许是因为怀抱太过温暖,太过安心,这一次,他竟是没有发抖。
  
  有人抱着他,进了柜子。或许是担心他害怕,那人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滚烫的,带着安抚意味的吻。
  
  “不要怕。”那人说,“有我在呢。”
  
  林半夏突然想起了他的名字,轻声呜咽出了三个字:“宋轻罗……”
  
  一声轻笑,宋轻罗声音好像甜美的奶糖,他说:“晚上好,林半夏。”
  
  又是一声嘎吱的轻响,他们似乎是从另外一个橱柜出来了,漆黑的视线终于被一束光线撕破,林半夏的视线里,出现了一道冷色的光。
  
  他茫然的抬眸,看到了破旧的窗户,和挂在窗外树梢上的一轮明月。他动弹了一下身体,感到自己被什么人抱着,抬起头,毫不意外的看见了宋轻罗的侧脸。
  
  宋轻罗也在看着窗户,他精致的面容,在夜色中美的像童话里完美的精灵,他察觉了林半夏的视线,低下头,露出浅淡的笑:“今晚月色真美。”
  
  林半夏心脏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那个小小的脆弱器官,似乎从来没有那么激动过,以至于林半夏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万幸,天色太黑,别人应该看不清楚,他想要说点什么,最后也只是干巴巴的应了句:“真……真好看。”也不知道是说的夜色,还是宋轻罗。
  
  宋轻罗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半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可怕的空间,他挣扎着想要从宋轻罗怀里起来,却没什么力气,抬起手臂看了看,发现自己已经变回了大人的模样,不再是那个脆弱的小孩。
  
  “没、没什么力气。”林半夏说,“小花呢?小花有跟着我们一起出来吗?”
  
  宋轻罗拍拍自己背上的包,道:“别担心,在里面呢。”
  
  林半夏这才露出笑容,他环顾四周,竟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曾经居住的老房子,身后那个作为他噩梦存在的橱柜,此时大开着。
  
  林半夏恍然:“我们……是从这里出来的?”
  
  “对。”宋轻罗说,他是横抱着林半夏的,于是将林半夏的身体换了个方向,让他看向那个橱柜。
  
  橱柜已经非常的破旧了,到处都是划痕,林半夏甚至还看到了上面刀砍上去的痕迹,他这才想起了当年的自己是怎么从里面出来的,那时候他被关在橱柜里一天一夜,第二天还是姑姑做早饭的时候,才想起橱柜里还关了个人。她问何天磊拿钥匙,可何天磊却摇摇头,说钥匙早就弄丢了。
  
  姑姑闻言又是一通臭骂,当然不是在骂何天磊,而是在骂林半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