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75章 梦 完

第75章 梦 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其实刚才交谈的时候,林半夏就觉得奇怪,从出梦之后,宋轻罗一直没有联系上白路泽,自然也无从和他说起。关于自己体内封存之物的事,就算是和李稣解释时,也从未说过是伴生者而不是异端之物本身。所以从理论上来讲,白路泽没有任何途径可以知道宋轻罗体内封存的是崔高煜而不是那个梦。
  
  可是从刚才他和白路泽交谈开始,白路泽一直叫宋轻罗封存的异端之物为“东西”,林半夏起初只是感到异样,直到,白路泽带他来看了宋轻罗的视频,他才明白了白路泽的用意。
  
  所以白路泽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排除了别的选项,只剩下了一个答案——他也进入了梦境,甚至还知道了崔高煜是伴生者的这件事。听着林半夏的质问,白路泽竟是没有反驳林半夏的话。
  
  他的沉默算是承认了这种说法。
  
  林半夏心情复杂:“你真的进去了?”
  
  “是。”白路泽慢慢的说,“可是进不进去,好像没什么关系,因为我的梦里,他和现实里没什么区别,他还是那副癫狂暴躁的模样,依旧被关在精神病院里。我在基地里出不去,每周只能见他一面。”
  
  林半夏:“……”
  
  白路泽自嘲一笑:“连做个梦也真实得过分。”
  
  林半夏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李稣他们也在梦里,可是出来之后,依旧什么都不知道,被宋轻罗轻易的骗了过去。
  
  “他告诉我的。”白路泽说,“在我醒来前的那一刻,站在我的床边说了一会儿话。”他的目光有些缥缈,看向了不知名的远方,衬着那没有血色的脸,模糊的好像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似得,“他说他被宋轻罗救了,让我不要担心,还说那东西已经彻底消失……他自由了……”
  
  “可是他也太笨了。”白路泽说,“轻罗是什么人,他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他就是个封存异端的工具,被他抓住的伴生者,能有什么好下场。”
  
  林半夏说:“你想利用我的愤怒,救出崔高煜?”
  
  白路泽说:“不,我只是想见他一面而已。我等了他那么久那么久,只是想,再见他一次而已。”
  
  林半夏不知道该说什么,屏幕上的宋轻罗已经盖上了被褥,推出了那个房间。然而即便是在被推出的时候,他也没有睡着,眼睛半睁着,那双漂亮的黑眸像是失去了光泽一般,黯淡极了。
  
  林半夏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心疼,他这样都接受不了,更不要说白路泽和崔高煜这种情况。
  
  崔高煜受尽了折磨也不想白路泽入梦,在即将离开梦境的最后时光里,他们却只能在梦里见上一次,甚至连话也说不了几句,便匆匆分离,再无聚首之日。
  
  白路泽说:“你回去吧,他该找你了。”
  
  林半夏知道他说的是宋轻罗,慢慢的点了一下头。
  
  白路泽看着林半夏离去,门一关上,屋子里也跟着黑了下来,他睁着眼睛,视野里只有黑暗。曾经,他很害怕黑夜,就像害怕下雨那样,他害怕黑夜再把崔高煜从他的身边带走,可是直到此时此刻,他才发现,崔高煜从未归来。
  
  那个在精神病院里无比暴躁的疯子,只是崔高煜的躯壳,自己追寻的灵魂,早已随着黑暗,跌入了无尽的深渊。
  
  永远也回不到他的身边。
  
  林半夏从白路泽那里出来之后,就发现外面又开始下雨。不得不说,经历梦境里的那一切,他看到的雨水的那一刻,心脏条件反射的紧缩了一下。好在很快意识到自己已经回来了,暗暗松了口气。寻着来时的路线,林半夏重新回到了自己休息的房间,李稣和李邺已经不在了,倒是宋轻罗坐在沙发上,仰着头,看起来正在小憩,但听到他的脚步声,立马睁开了眼,轻声的道了句:“回来了?”
  
  “回来了。”林半夏笑着说。
  
  他走到了宋轻罗的身旁,坐下,把一直捏在手里的可乐给宋轻罗递了过去。
  
  宋轻罗看见可乐,神情柔和了许多,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然后嘟囔了一声:“有点困。”
  
  林半夏说:“困了就睡嘛,我刚才睡了好一会儿呢。”
  
  “是吗。”宋轻罗道,“有没有做梦?”
  
  林半夏说:“没有哦。”
  
  他正说着,便看到宋轻罗脑袋一偏,靠到了他的肩膀上,不过片刻的功夫,呼吸就匀称了起来,就这样陷入了深眠。
  
  林半夏坐着没动,他的目光顺着宋轻罗的脸颊,到颈项,再到被工作服遮挡严实的腹部,他知道,那里曾经有一道狰狞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了,但他却深深的记住了它的模样。
  
  林半夏鼻子有点发酸,用脸颊蹭了蹭宋轻罗的发丝,掩饰住了自己眼睛里浮起的涩意。
  
  两人在基地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才启程回家。
  
  回去的时候,白路泽也出来送了他们,依旧穿着那件过于宽大的外套,笑着和林半夏挥手。
  
  就算知道白路泽居心不良,林半夏依旧有些同情这个人,挥手回了回,因为表情不太对劲,被李稣看出了端倪。
  
  李稣奇怪道:“哎?怎么?这个白路泽啥时候得罪了你?”
  
  林半夏说:“没有。”
  
  “那你怎么是这个表情?”李稣问。
  
  “我的表情很奇怪吗?”林半夏说慢慢道,“可能是没睡好吧。”
  
  李稣偶尔了一声,没有多想什么,出言叮嘱林半夏回去了好好休息。
  
  “对了。”林半夏忽的问道,“如果成了一个异端之物的伴生者,还会成为其他异端之物的伴生者吗?”
  
  “会吧。”李稣说,“虽然这样的情况很少见,但也是有的,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没事。”林半夏说,“就只是问问。”
  
  李稣欲言又止。
  
  回去的地方不同,李稣和李邺没和他们一起走,宋轻罗开着车,载着林半夏往家的方向去了。林半夏从背包里翻出了装着小花的箱子,抱在怀里思考着什么。
  
  宋轻罗忽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林半夏说:“如果异端之物没了……那伴生者,会怎么样呢?”
  
  宋轻罗微微抿了一下唇:“存在一段时间,然后彻底消失。”
  
  林半夏:“……”
  
  宋轻罗:“怎么?”
  
  林半夏说:“那如果消失了,基地里岂不会发现那个梦没有被封存?”
  
  宋轻罗道:“发现又如何,反正现在可以检测到箱子里有异端之物,就算消失了,也和我没关系。”他挑了挑眉,“最多被喊去问问话,他们还能拿我怎么办?”
  
  林半夏道:“那如果白路泽想要在崔高煜消失之前,见他一面的话……有这个可能吗?”
  
  宋轻罗说:“没有了梦境的支撑,谁也见不到箱子里的崔高煜。”
  
  林半夏:“……”
  
  宋轻罗:“白路泽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林半夏说没有。
  
  宋轻罗轻叹一声:“有些事情是没办法的,就算努力了,最好的结果也无法让人满意。”现在最好的结局是梦消失了,进入梦境里的人都成功活了下来,其他的事,他们就算想要改变,也是无能为力的。伴生者之所以叫做伴生者,人如其名,必然是伴随着异端之物的消亡而消亡,没人敢冒险把崔高煜从箱子里放出来,谁也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林半夏不说话了,宋轻罗说的的确有道理,在庞大的组织面前,他能改变的事实在太少。
  
  几个小时后,两人到了家里。
  
  现实里他们只是在火车上短暂的睡了几个小时,可梦中却是足足几十天,两人到家后都有点累,简单的洗漱之后,双双上床睡觉。算起来,林半夏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好好睡觉,几乎是沾枕头就着,这一次他完全没有做梦,一觉直接从早晨睡到了傍晚。
  
  朦胧之中,好像听到屋子里噼里啪啦的,有什么东西在闹腾,林半夏迷迷糊糊的说了声别闹,屋子里才再次安静下来。
  
  然而没安静一会儿,一声凄厉的惨叫把林半夏从睡梦中唤醒了,他睁开眼,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坐起来,听到门口传来咚咚咚的砸门声,接着是季乐水崩溃的哭声:“林半夏——救命啊——屋子里有鬼啊——”
  
  林半夏赶紧过去开门,看见尖叫鸡梨花带雨的趴着门上,一脸崩溃的叫着:“大佬呢?大佬在不在啊?半夏,他家怎么也闹鬼了!!”
  
  林半夏说:“鬼?鬼在哪儿?”
  
  季乐水指了指自己的家,崩溃道:“我不是上了班回来吗,进屋之后,总是听到卧室里咔哒咔哒的,进去之后,看见小窟正在踮着脚尖想要拉抽屉,我没多想,以为是抽屉里有什么他想要的,顺手就帮他拉开了——谁知道——”
  
  林半夏已经猜到了他要说什么。
  
  果不其然,季乐水咆哮道:“谁知道抽屉里有小女孩!!!她还冲我笑!!!”
  
  林半夏说:“朋友你冷静一点。”
  
  季乐水:“冷静,我要怎么冷静,谁遇到这样的事能冷静?”
  
  林半夏只好解释:“她不是什么鬼!是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