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88章 猛虎蔷薇 二

第88章 猛虎蔷薇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像真的是他看错了,林半夏用手抚摸了一下照片的表面,只感受到了光滑的触感,没有再发现任何异样之处。这走廊上的一排排照片,像是某种祭奠的仪式,记录着每一个曾经住在这里的人。从照片的顺序来看,李稣他们家是这栋房子的第二任主人,之后别墅里来来去去的人倒是不少,有大家族,也有小家庭,但是按照时间算起来,似乎每一任都没有在房子里住太久。
  
  林半夏临走时,又看了眼那老旧的快要褪色的照片,觉得待会儿还是得把宋轻罗拉来看看,怕照片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被迟钝的自己忽略掉了。
  
  宋轻罗睡完了午觉,才和林半夏出了门,松下了平日里紧绷着的神经,两人走在绿荫成瀑的小道上。从别墅到大门,还有一段距离,林半夏走在前面,准备离开院子的时候,却听到旁边传来李稣懒洋洋的声音,像是在和谁交谈。
  
  林半夏朝那边一看,果然看到李稣在远处的小亭子下面,亭子外面,遮了一层黑色的纱布,隔绝了周遭的阳光,林半夏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他的身形。他坐着,李邺半跪在他的面前,李稣的一只脚踏在李邺的膝盖上,李邺正低着头帮他穿着鞋,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把李稣惹恼了,抬脚就要踢过去。李邺伸手抓住了李稣的脚踝,制住了他的动作。
  
  两人又说了什么,争吵的声音越来越激烈,说是争吵,倒更是李稣一个人在发泄,李邺全程保持着冷漠的神情,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危险。林半夏瞧着有些担心,这李邺要真的对李稣动手,李稣那个小个子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怕不是要被打的满脸开花,然而正当林半夏如此想着,就看见李邺忽的低头,在李稣雪白的脚背上落下了一个吻。
  
  林半夏当场傻了,和他一起傻了的还有李稣,他急忙想要把脚收回来,可是抓住他脚踝的人根本不肯放手,慢条斯理的把鞋子套在了他的脚上,再一点点的系上鞋带才算结束。
  
  林半夏这才意识到,原来两人不是在吵架,而是在打情骂俏,立马扭头灰溜溜的走了,嘀咕道:“我还以为他们真要打起来呢。”
  
  宋轻罗显然对此已经见怪不怪,双手插兜,慢慢悠悠的往外面晃:“走了。”
  
  林半夏这才回过味来,埋怨道:“我靠,你明明知道也不提醒我一下。”
  
  宋轻罗说:“万一是真打架呢。”
  
  林半夏说:“这像是能打起来的样子?”
  
  宋轻罗挑眉:“他们两个又不是没打过。”
  
  嘿,原来还有故事啊,林半夏立马来了精神,道:“真打过啊?李邺舍得对李稣动手?”
  
  “准确的说,是李稣对李邺动手。”宋轻罗顺手摘了一片道边的树叶,握在指尖旋转着,“那时候李邺还是个小孩,十几岁吧,瘦的跟个猴子一样,李稣把他痛揍一顿,他也没哭,就这么硬挺挺的盯着李稣,最后倒是李稣先怕了。”
  
  林半夏想起当时在俄罗斯,李稣说过他和李邺的相遇,觉得李稣应该挺心疼李邺的啊,怎么会对他动手?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宋轻罗继续道,“这顿打,李稣没留手,很的就差没打断李邺的骨头,为什么这么狠——是因为李邺背着李稣,偷偷的成为了记录者……”
  
  林半夏:“……”
  
  “记录者都是普通人。”宋轻罗说,“既没有搭档可以保障他们的生命安全,也没有太多的防护措施,说白了,就是为了钱铤而走险的普通人。虽然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但是这种培训,在那些东西面前,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视频影像也好,文字描述也罢,从别人那里听过了千万次,也不如自己亲眼见证一次来的震撼,可这种震撼的代价,通常是自己的生命。
  
  无数的记录者,因为各种稀奇古怪的原因,死于第一次出任务,宋轻罗见的太多了,自然其实也明白李稣当时的心情。李稣做这行纯属被迫,如果能选,谁不愿意当个整日悠闲的富家弟子,非要去冒这样的险。
  
  他是没选择的,可是李邺有啊。
  
  李邺有着无限的未来,他性情坚韧,又聪明早慧。李稣把他从俄罗斯捡回来,就是想让他过上正常人过的日子,无论过程如何,结局却已经定了,李邺毫不犹豫的进入了组织,并且是以最危险的记录者身份。
  
  没有长处的人,只能成为记录者,用自己的眼睛记录下所见所闻的一切,即便这一笔一划中,耗费的都是自己的生命。知晓这一切的李稣,又怎么可能不生气,他怎么舍得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小孩,和自己一样成为牺牲品,有
  
  宋轻罗这么一说,林半夏便明白了李稣的心情,他有些感慨,道:“怪不得李稣那么生气。”
  
  “是。”宋轻罗说,“如果不是你的确有特异之处,而且有我作为搭档,我也不会同意你参与进来。”
  
  林半夏羞涩道:“难道那时候,你就对我……”
  
  宋轻罗冷静的说:“不,那时候只是同情你。”
  
  林半夏莫名其妙:“同情我什么?”
  
  宋轻罗:“穷。”
  
  林半夏:“……”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宋轻罗此时突然意识到,当他说出某个敏感的字眼,伤害到的不止是林半夏,还有他自己。
  
  于是安静了一会儿,宋轻罗决定换个话题,说镇子上是不是有卖瓷器的地方,他想过去看看。林半夏一听,立马警觉起来:“你带钱了吗?”
  
  宋轻罗:“我不买,就看看。”
  
  林半夏说:“就蹭蹭,不进来?”
  
  宋轻罗:“……”
  
  林半夏委屈道:“你刚才还说要给我买房子呢。”
  
  宋轻罗半晌没说话,最后无奈的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递给了林半夏,林半夏接过卡非常开心,说那万一人家支持支付宝可怎么办,宋轻罗却已经很有经验,说支付宝每天限额十万块,多的只能刷卡,让林半夏放心。
  
  林半夏握着带着宋轻罗体温的银行卡,忧愁的想着,这心怎么他娘的放得下来啊,看来还是得把宋轻罗看紧一点。
  
  顺着小路出去,就到了镇子上,这镇子大概位置太偏,商业化不算太严重,四处充满了古朴的气息,倒是有些意思。
  
  太阳当西,周遭还是有些热,林半夏在镇子门口的小卖店里顺手买了两根冰棍,自己吃一根,往宋轻罗嘴里送了一根。两人咂摸着冰,一边走一边看,因为是做瓷器的,周遭大大小小的店里也是各式各样的瓷器,小到鼻烟壶,大到水缸,什么都有。不过这里没有古玩,全是刚出炉的东西,应该是对宋轻罗没什么吸引力。
  
  林半夏如此想着,总算是松了口气,也对宋轻罗放松了看管,一个不留神,两人就走散了。好在镇子不大,想来待会儿也能碰上,林半夏便没有急着联系他,继续逛着周遭的商铺,这些瓷器从林半夏的角度来看,个个都很漂亮,不过因为是商业用品,有点千篇一律的味道,不少物件在各个铺子里都能看到。
  
  林半夏看了一圈,忽的在某间小店里,被一对漂亮的青花瓷的细口瓷瓶吸引了注意力那瓷瓶放在角落里。不太显眼,但不知道为何,林半夏刚走进去就一眼注意到了它。瓷瓶不大,大概只有二十厘米的样子,瓶口纤细,周遭画着繁复的花纹。林半夏顺手拿了起来,仔细看了看,却发现这瓶子上的花纹不是寻常的静物,而是人物画作。仔细看着,像一个小孩站在一栋巨大的别墅面前,似乎正在哭嚎,旁边围着六个大人,有老有少,老的半蹲下来安抚着孩子,小的则状似惊恐的看着前方,仿佛是那栋房子里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
  
  一开始,林半夏以为这只是个少见的说故事的瓷瓶,然而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仔细的揣摩后,竟是发现这瓷瓶上的别墅,和李稣家里的老宅很是相似,特别是构造和形状,怎么看怎么觉得像。
  
  站在老宅面前的一家七口人,则让林半夏想起了他在李稣他家饭厅里看到的全家福,他顿时觉得这件事巧合的有些不可思议,开口道:“老板,这瓷瓶怎么买啊?”
  
  店里的老板是个女人,坐在旁边的摇椅上,脸上盖着蒲扇,正在午睡,林半夏进来了,她也没兴趣招呼,听见他的问话,才懒懒散散的回了句:“三百。”
  
  林半夏说:“三百啊?这么便宜?”这瓷瓶是一对,看起来挺漂亮的,没想到居然只要三百。
  
  老板说:“后面再加个万字。”
  
  林半夏:“……”
  
  老板道:“嫌贵?”
  
  林半夏默默的把瓶子放下了,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别说这瓶子只是画着李稣的老宅了,就算是画上了他祖宗十八代,他也不可能花三百万买下来。
  
  老板说:“哎,小朋友,等等啊,买卖买卖,有买有卖,你都不讲价,这买卖怎么成得了呢?”
  
  林半夏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说:“那你能少点吗?”
  
  老板:“你喊个价?”
  
  林半夏咬咬牙,跺跺脚,喊了个自己能接受的价格:“三百五!”比他想象中的价格还多了五十呢。
  
  老板:“……”
  
  林半夏道:“行不行啊?”他喊出来之后真怕老板说你拿走拿走,今天这单就算开个张——这种话林半夏在夜市里听过了无数遍,每次一听,心里都会微微一颤,因为这话意味着他把价格喊高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