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91章 猛虎蔷薇 五

第91章 猛虎蔷薇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半夏和宋轻罗赶到楼下的时候,就见李稣惊魂未定的被李邺抱在怀里,两人间的气氛十分和谐。
  
  只是当李稣扭头,看到了林半夏手里拿着的那个瓷瓶,表情立马变了,条件反射的后退:“离我远点——”
  
  林半夏只好站定,道:“行,我不过来,你别紧张。”
  
  宋轻罗走到了李稣面前,问道:“说吧,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面对宋轻罗的提问,李稣抿了一下唇,看起来有些紧张:“我……看到了我妈妈。”
  
  林半夏不知道李稣身上发生的事,有些不明所以,宋轻罗倒是知道,说:“哪个妈妈?”
  
  李稣苦笑:“我怎么分得清楚。”
  
  一个是异端之物,一个是真正的母亲,直到被带离这里,他都没有分辨出母亲是假的。她分明努力的保护着自己没有被疯掉的其他人杀掉,她分明还因此受了重伤,然而为什么一转眼,一切都变成了假象?那个和母亲一模一样的东西,在他的面前变化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模样,面对他的质问,它也只是露出了无辜的神色。
  
  “你在说什么?”它是这么回答的,“你不是我的儿子,我根本不认识你呀?母亲?我怎么知道你的母亲去哪儿了?”它拥有着人类一模一样的外表,甚至露出和人类完全相同的表情,可是说出的话语,却让人毛骨悚然,它眨了眨眼睛,灿烂的笑着,说:“你的母亲或许是被什么东西吃掉了吧。”
  
  听完这个回答的李稣差点当场疯了。
  
  就在刚才,他在卧室里寻找声音的源头,发现起初声音是在床边,接着又好像转移到了床下面,李稣没有多想,直接趴在地板上,朝着床下看去。下一刻,一张和他母亲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了床下,隔着狭窄的缝隙,几乎要和他的鼻尖贴在了一起。
  
  母亲的脸还是那么的年轻——她咧开嘴,朝着李稣露出了那个李稣无比熟悉的灿烂笑容,然后叫了他的名字——“酥酥”。
  
  几乎是一瞬间,李稣的神经直接崩掉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等到意识恢复的时候,已经是下楼之后的事了。李邺抱着他,体温隔着薄薄的衣物,源源不断的传到了他的身上,让他快要濒临崩溃的神智总算舒缓下来。
  
  一辈子无法忘记的噩梦,重新出现在眼前,李稣觉得自己离疯癫,只有一步之遥。
  
  他安静的靠在李邺的肩头,神情恹恹的说不出话来,面对宋轻罗的质问,他知道自己这样消极的举动是错误的,但就是没办法。
  
  他真的很害怕。
  
  “让他先休息。”李邺说,“明天再问吧。”
  
  宋轻罗挑眉:“你确定?”
  
  李邺面无表情道:“确定。”
  
  宋轻罗闻言,没有强求,给林半夏使了个眼色,两人抱着瓷瓶转身就走。李稣呆呆的看着林半夏的背影,道:“她还会回来吗?”
  
  “已经没事了。”李邺搂着他,坚实的手臂,像是在保护,又像是在禁锢,他这么说道。
  
  “就这么放着他们两个没事吧?”林半夏抱着瓷瓶,却还是有些担心李稣的精神状态,他不知道李稣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大。
  
  宋轻罗道:“没事,李邺陪着他呢。”他用余光瞟了眼身后,“李稣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大概就是捡了那小子回来。”
  
  林半夏不太明白。
  
  宋轻罗说:“我慢慢和你说。”
  
  两人回到卧室,宋轻罗用简短的语句把当年李稣家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林半夏听的有点愣:“意思是,那个异端之物扮作了他母亲的样子,然后让他家里的其他人自相残杀给他看?”
  
  “是。”宋轻罗说,“所以你能想象,当李稣知道这一切时的心情是怎样吧,他当时年纪也不大,十几岁吧,几乎是几天之间,就彻底家破人亡。”
  
  林半夏道:“那东西被成功封存了吗?”
  
  “封存了。”宋轻罗说,“还是我亲手封的。”
  
  “既然封存了,为什么还会出现。”林半夏迷惑道,“或者说……出现的其实是另一种异端之物?”
  
  “极有可能。”宋轻罗捏了捏眼角,“最近有些不正常,异端之物出现的频率太高了。”几乎今年一整年,他们就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大事小事接连不断。
  
  林半夏也觉得奇怪。
  
  “先休息吧。”宋轻罗道,“等李稣缓过来了,明天再详细的问问。”
  
  林半夏点头说好。
  
  两人上了床,床头柜上就放着带回来的瓷瓶,睡前林半夏一直盯着它,想看看它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变化。看着看着,睡意就涌了上来,很快陷入了酣甜的梦境。
  
  宋轻罗听到林半夏的呼吸渐渐匀称,心里微微一哂,心想他怎么会担心林半夏睡不着呢,他家这位,神经粗的能在上面跑马,可能自己疯了,他还好好的。
  
  林半夏这一觉的确睡的很踏实,他以为自己会一觉睡到天亮,可谁知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却突然惊醒了。
  
  没有任何的打扰,他莫名的从梦境中醒来,迷蒙中看到了头顶上的天花板。在这一瞬间,林半夏有种自己还在做梦的错觉,耳旁忽然刮起了细微的风声,将他拉回了现实。
  
  既然醒了,就去上个厕所吧,林半夏如此想着,翻身下了床。
  
  厕所在阳台的旁边,林半夏往厕所走时,顺带往外面的天上看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让他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只见漆黑的天空之上,繁星密布,这本该是场美景,然而那些原本没有颜色的星星,此时竟是散发着莹莹墨绿色的光华,如同一颗颗璀璨的翡翠,悬停于天穹之上。
  
  这些星星们仿佛有生命一般,缓慢的移动着,在天空上,绕出了一道道绚烂的光晕,在银河里温柔的散开。接着,星群开始坠落,一颗接着一颗,像是失去了生命一般,从天际滑落。耳畔的风声越来越大,林半夏听到了一种奇妙的呢喃,呢喃的源头,就是他仰望的这片天空。他浑然不知自己黑眸里的那条墨绿色的线条又重新浮现,如同竖起的瞳孔,应和着那遥远的呼唤。
  
  林半夏伸出了手,明明绿色的星群离他遥不可及,可是他的指尖,竟是传来了灼热的触感,就好像真的触碰到了那些燃烧着的星团……这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感觉,身体轻的好像快要不存在,下一刻,他就能随着午夜微凉的风,被一齐卷进那幽深的银河里。
  
  就在这种感觉越来越浓重的时候,林半夏听到了一曲轻声的哼唱,是个女人的声音,她柔软的声音,哼唱着歌谣,像是在哄即将入睡的婴孩。歌声渐渐盖过了呢喃,让林半夏从那种奇妙的状态里脱离了出来。
  
  “时间不多了。”女人似乎就在他的身后,“要加油哦。”
  
  林半夏猛然惊觉,这是宋轻罗母亲的声音,当他回过头时,身后空空如也,只能看到在床上沉睡的宋轻罗。
  
  外面的天空,重新变回了它应有的颜色,漆黑,却莫名的让人安心。
  
  林半夏站在阳台上,沉默了一会儿,他感到有什么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宋轻罗母亲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呢?时间不多了?什么时间不多了?怀着疑惑,他重新回到了床边,看着宋轻罗宁静的睡颜,想了想,决定不管那么多,先占点便宜再说。
  
  于是带着笑意,林半夏在宋轻罗的唇边,落下了一个温柔的吻。
  
  宋轻罗闭着眼,并未察觉,他做了个好梦,梦里,也有名叫林半夏的人陪着他。
  
  第二天,依旧是个大晴天,刺目的阳光把林半夏从梦境中唤醒。
  
  他迷迷糊糊的起了床,发现宋轻罗已经不见了。洗漱之后,换了身衣服,林半夏下楼看见饭厅里已经摆放着丰盛的早餐,三人都坐在桌子上,还没开动。
  
  “醒了?”宋轻罗道,“还以为你要多睡一会儿呢。”
  
  林半夏意识到他们都在等自己,有点不好意思:“怎么不叫我?”
  
  “看你睡的熟,就让你多睡儿。”宋轻罗道,“反正也不急着吃饭。”
  
  林半夏点点头,看向李稣。
  
  昨晚折腾了一通,李稣眼睛下面挂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副没有休息好的样子,好在表情上已经没了昨晚的惶惑,平静了很多,甚至有心情和林半夏开个玩笑:“哟,宋轻罗没让你起不来床?看来不够努力啊。”
  
  林半夏道:“你还好吧?”
  
  “我说还好你也不会信吧。”李稣骂道,“那玩意儿真他妈不是东西,在我床底下突然冒出来,我真是老命都差点被吓掉——”
  
  “不是差点。”宋轻罗补充,“是已经。”
  
  李稣:“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我拒绝。”宋轻罗无情道。
  
  李稣苦笑起来,招呼着林半夏来吃早饭,说一边吃一边聊。林半夏坐在了宋轻罗的旁边,拿起筷子夹了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塞到嘴里,听李稣说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听到李稣在床底下看到他妈妈的脸时,林半夏条件反射的看了眼宋轻罗。
  
  李稣捕捉到了这个细节,惊奇道:“林半夏,难道你也看到你的妈妈了?”
  
  林半夏不好意思道:“没,我妈死的早,她什么样子我都不记得……”
  
  李稣说:“那你看到的是……”
  
  林半夏接话:“是宋轻罗他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